Author Archives: halfpercent

1.106 风车

2020-10-11(周日) 昨天去的几个地方,事先以为风景不好,Doube’s trestle bridge的景色证明我错了。 今天去逛的几个地方,也是出发前认为风景不好的,希望再犯一次错误。。。。 风车(路过) 到第一个景点前的路走过多次,其中一段有很多风车,风车司空见惯并不稀罕,况且看着就像没罩子的大风扇,所以每次都三过其门而不停。 今天可能是天太好了,大风扇特别亮眼,被“逼停”在路边。 风车+蓝天+枫景,真的风(扇)景无敌。 侧脸看,锐利冷艳。 这有点气势汹汹的感觉。 风车虽然漂亮,其低频噪音令人心烦意乱损害健康,维护成本很高而产出很小-通常长的好的都开销大吵人还难伺候。。。。 Nottawasaga Lookout Provincial Nature Reserve 刚去过的Nottawasaga Bluffs Conservation Area枫景不错,今天去的这个地方和它名字类似也离得不远,希望不失望! 这地方有几条Trail:BruceTrail即图中的main trail,Singhampton Side Trail 和Standing Rock & Caves Side Trail。 不幸的是三条都走了,每条不是好走不好看,就是好看不好走。。。 到了后路边停满了车,自己停在这个吉普后面,街道上枫景不错,走了一百多米才看到入口。 BruceTrail和Singhampton Side Trail好走不好看,枫景平淡无奇,还没街道上的好看。 Standing Rock & Cave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1.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1.105 桥!

2010-10-10(周六) 这个周末是感恩节长周末,主瘤天气预报周六上午晴天有云下午晴天阵雨,周六晴天,周一全天阴雨,准备了逛200公里以内的两个地区。像上周的景点一样,这些地方我认为风景不好,得等到枫景时光来看。 周六早上起来先看天气预报,仍然是上午晴天有云下午晴天阵雨,就逛401东部的这些地方,其中画红圈的地方是五台山,没错,中国的那个五台山搬到加拿大来了。 Fleetwood Creek Natural Area 第一站就发生个小事故,下车的时候,手机掉下来被车门夹坏了。不过,不算出师不利,意外发生在刚到第一个景点,而不是旅游中间,没有损失一张照片,况且,还有个当GPS的老手机和大镜头相机可用。 这里的Trail好走也短,有个木制观景台,看到的枫景是这样。 逆光,照片看着不佳,实际景色要好看的多,此谓有图无真相。如果是阴天就好了,看来主流的天气预报又准了。。。。 网上找到一张2019年的侧光照,和今年枫景差不多。 可以看到观景台不大,中间摆个野餐桌占了一大半。刚拍完上面的照片,来了一家中国人开始在餐桌上准备吃饭,观景台就成了他们的露天枫景餐馆。。。 而我就赶紧撤了,我可不想跟个餐馆服务员似的站着食客旁边,甚至连观景台照片都没来得及拍,这才算出师不利。 这里枫叶变色不多,比上周看到的枫景差(虽然比夏天绿油油的好看),还不如附近路边的田园风光。 Windy Ridge Conservation Area 第二站到了这里,入口处的枫景不错,一棵树上红黄绿都有,个人觉得比单色的全红全黄好看, All Colors Matter! 这个地方不大又好走,当然有个观景台,没有的话就不会来了。 这里视野宽阔,可惜又是逆光,近处是湿地和农场,远处有山峦。 照片看着像印象派绘画了,特别是最后一张,迷迷糊糊朦朦胧胧,绿的不鲜,红的不艳。。。。 还是停车场比较写实。 Omemee 去附近的Omemee小镇找饭吃,没有看到正式的餐馆,就在一家披萨店买了个汉堡和咖啡,带到河边公园吃,来个汉堡伴枫景。 结果又逆光,照片还是迷迷糊糊的印象派风格。 多年前几乎同一天来过这,觉得风景很写实,而且不逆光,难道今年地球有点转偏? 今天好像每个地方都不顺:手机摔了、观景台被人占了、个个景点都逆光。 Wutai Shan五台山 来到五台山,尚未完工不开放,又一个不顺。 不过,从栅栏空隙看,里面很大,佛塔刻有汉字,应该是华人所建。 现有一大胖男佛,衣不蔽体乐呵呵。 女佛锦衣金座,反而忧心忡忡。 Doube’s trestle bridg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1.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1.104 终于等到了枫景

2020-10-03(周六) 在家忍了一个月,才去逛今天的这几个地方,不是因为忙没时间,不是因为天气一直不好,也不是因为病了懒了之类…..,是因为这几个地方风景一般,得等到秋风吹红树叶时――当风景不好的时候,枫景补。 冷嗖嗖的秋风吹了一个月了,家门口的不少树叶都变红变黄了,平时对它们都视若无物,最近每天都要瞅几眼。同样一棵树,夏天绿油油了几个月没人看一眼,换个红彤彤黄灿灿的打扮,就立刻风姿绰约了。 周六起床后先查看天气,周日下雨周六晴天多云,那就周六吧。 Boyne Valley Park 果然像天气预报所言,出门的时候阳光明媚,可不久就开始风起云涌,快到第一个景点时竟然细雨绵绵,出门前查的主流天气预报,1小时之内的都不准,主流们被称为fake news真是当之无愧。 这地方的Google地址是Entrance to Boyne Valley park,它有个瞭望台Murphy’s Pinnacle Lookout,我最喜欢去高人一等的地方。。。。 这是公园的入口,阴雨都遮不住红绿黄的美丽枫景。 进入后扭头一看,也很漂亮。 走了一会看到牌子,进去后几步有个分叉路口,右转才是去lookout的路。 Trail一侧是农场。 种了些向日葵,有几个白色火鸡在吃―――瓜子?很快就到感恩节了,趁现在有吃的就多吃点吧。。。。 路很好走。 有的地段五彩缤纷。 路边的野花,我没有采也没有踩。 看到这个牌子就快到了。 总共不到一刻钟,就到了lookout,这是全景。 几张近景。尽管照片看起来不鲜艳,现场的枫景要好看的多。 今天温度低,不到10度,尽管穿着棉袄,自拍时发现自己脸都冻红了,也难怪一丝不挂的树冻红了。 Mylar & Loreta’s Restaurant 离开lookout后去Mylar & Loreta’s Restaurant吃饭,路上看到绵延不绝的风车,实在忍不住就拐进一条侧路看看。 到了餐馆,外面看餐馆很大很漂亮。 看停着的车,好像客人不少。 进去一看,大厅里几乎坐满了,都是鬼佬,问服务员Patio开吗,人家说关了,天太冷了。虽然我不怕病毒,可也不想冒险,再说车里有粮,正要走,服务员说,我们还有一小厅,然后带我看紧靠Patio的这间,宽敞明亮。 推门出去就是个漂亮的Pati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1.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1.103 夏日最后的悬崖

2020-09-05(周六) 从2月疫情暴发已经憋在家里大半年了,全靠逛悬崖出出气(光坐家里写博客骂总理还出不够气。。。),转眼本周末夏季就结束了,再逛两个相距不远的悬崖,它们正巧还是攀岩圣地,周末去应该能看到有人爬悬崖。 Metcalfe Rock 11点到了停车场:Kolapore Uplands Metcalfe Rock Parking Lot,全满了,很多车停在外面的路上。 进入Trail不久到了一个分叉路口,牌子上说蓝色的标记是侧路(side trail),白色的标记是主路(bruce trail),先去侧路,看名字应该能到崖顶。 崎岖不平乱石密布。 到处巨石挡道无路可走,原来到了崖底而不是崖顶,有些人在准备攀岩。 正在走投无路时,刚巧听到一个人在问路,别人告诉他走主路到崖顶。 退回去走主路,路上的沟沟坎坎挺好看。 崖顶有两个观景台,其中一个就在Trail上,不会错过。 看过去是这样,还不错,幸亏砍了不少树作草坪和农田,风景不是千篇一律的绿叶子。 再往前走走,有一个悬崖。 刚好有人在向上爬。 是美女吗? 等她稳定下来,我说:hi,you made it。她转过头,说:Yes, I made it。是亚裔美女。 再往前走是下坡了,应该没有能高瞻远瞩的地方了,原路回去,又发现一个被树林挡住的观景台,这里能看到停车场边的公路。 Justin’ Oven 去Kimberley小村子的Justin’ Oven吃午饭,附近唯一的一家餐馆,有很大的前后院,可能是离景点近,客人不少,但老外都去后院晒太阳了,把阴凉的前院留给了我-也可能是怕我带中国病毒吧。。。。 吃了个Burger和薯条,量大味美,一口气吃完都忘了拍照,就拍个收据作纪念吧。从收据时间看,进入公园到餐馆用了2小时多点。 Old Baldy Conservation Area 这里的停车场又满了,只能停在路边,按惯例,有牌子的地方是Trail的入口。 在交叉路口有块牌子,显示应走环形路线,有两个观景台,其中一个在环形路线的外侧一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1. 旅游 | 1 Comment

1.102 巴黎剑桥一日游

2020-08-30(周日) 从来没有去过巴黎,今天决定去逛逛,不是去看如雷贯耳的凯旋门圣母院,而是去看鲜为人知的“世界最小瀑布”―――巴黎不是欧洲的那个,是安省的同名小镇,顺便逛逛附近的剑桥,当然也不是欧洲的那个,两个离家都只有100多公里。   Paris 早上10点多才出门,从容不迫地正好中午到了Paris。小镇不大,在Grand River河畔,周末人很多,有不少中国人,很多鬼佬都戴着口罩,我在户外从不戴,我认为和有毒之士擦肩而过就感染的风险几乎没有。 在河边的Lions Park走走,街道上逛逛,没啥特色,类似的小镇看的太多都麻木了。 在一座桥上的景色,有点上相。 在另外一座桥上,Paris的招牌景观,不仅不上相,猛一看跟贫民窟一样。 可能是雨水不多,水很清但太浅,显得河堤杂乱无章,水边建筑也烂七八糟。照片中央是StillWater餐馆,在家时计划到这里吃饭,现场看景色不佳还高朋满座,就去第二选择的郊外Harveys。 但黑背心黑短裤黑口罩的大白妹子是一大亮点,巴黎也不是一无是处。 World’s Smallest Waterfall 离开Paris,去Harveys买个套餐,来到Cambridge to Paris Rail Trail – Paris Trailhead,停车场都满了,只能停在大路边的草地上,周末连这么不起眼的小地方都人满为患。 在车里吃饱喝足,进入Trail,这条路原来是铁路线,所以很宽很平。 这就是世界最小瀑布了,看着是很小巧可爱,还有点“性感”。。。。 然后回去,路很平,没其它景色,就慢慢边走边看手机,然后觉得一条狗狗老紧跟着,就停下来想让它先过去,结果它也停下来一动不动看着我。主人问,能不能让它亲一下我的手,否则它不走。我觉得很奇怪,但还是让它亲了一下,然后狗狗心满意足地跑到了我前面。我想,这狗狗好像是恋兽癖。。。 走了一会,看到主人停下来给狗狗喝水,过了一会,狗狗喝足了追了上来,又在我后面紧跟着,只好伸出手,再让恋兽癖亲一下。 Cambridge 然后去剑桥,和巴黎一样,Grand River河边的小城。 先到了河边的雕塑公园,东西不多,这个有点像冰淇淋或者一坨那啥。 还有一条船放在岸上,看这身子骨,下水就得散架。 这个很有些几何美,虽然看着像一碰就倒似的。 Cambridge比Paris大了不少,人却不多,河上有几座风格各异的桥,河边有行人步道,这是雕塑公园旁边的行人桥,桥中间的圆筒应该是后来增加的观景台。 在行人桥上,看另外一座有两个半圆的公路桥。 走过去。 上了桥。 实际上,我在2014年来过Cambridge,当时的桥有大片“老人斑”。 现在看着年轻漂亮多了。 2014的另外一个景色,看着七老八十的样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1.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2.129 唯一正能量的文章

今天写的“独家报道:统计局称,加拿大人均寿命3月后将稳步下降”一文,是本博主唯一一篇规规矩矩、没有讽刺、没有幽默、没有任何贬损词如“畜多”、“主瘤”,完全正能量的文章,而在之前的博客文章中,即便是在游记里,也顺手牵羊骂总理骂媒体。 能写出这样八股乏味的文章,真心不舒服。比如很想在“如火如荼经久不衰”后面,添一张打砸抢烧火光冲天的照片,衬托黑命贵运动的如火如荼,最后还是忍住了没加。 特作此文,纪念一下这个“唯一”,同时表彰自己也有一本正经的时候。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Leave a comment

2.128 独家报道:统计局称,加拿大人均寿命3月后将稳步下降

加拿大的黑人医生非常少,最近几年,在多元化、种族平等运动推动下,加拿大医学院开始扩招和特招黑人学生。 例如CTV在2019年2月的报道: Ontario med school sees increase in black students after launch of special application process 报道说,多伦多大学在2017年建立了黑人学生申请医学院的特殊项目BSAP: Black Student Application Process(黑人学生申请项目),学生需自我认定是黑人,入学要求和其他学生一样。 在项目实施前的2016年,259的医学院新生中,只有一名黑人学生,而2019年新生中有15名黑人新生,成效显著。 今年BLM(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如火如荼经久不衰,加拿大医学院加速了招收黑人新生的步伐,例如这是今年8月1日的报道: Programs at 3 of 17 medical schools in Canada aim for equity for Black students 报道说,专门为黑人新生订制的BSAP项目已经有3所医学院实施,而且黑人学生的面试、评分和录取,均由黑人考官定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1 Comment

2.127 我对疫情的看法

刚开始被吓得魂飞魄散,在畜多政府正式闭关锁国前,自己找各种理由不去办公室,在家上了一个月班,My live matter! 然后一个月出门买一次菜,天天在家足不出户,有班上的时候上班,没班上的时候写博客骂总理消磨时间。 对疫情的个人看法 最近一个月,对疫情的看法开始转变,现在认为,这就是个不值得魂飞魄散的流感: 感染率死亡率不高 考虑到大量没有检测到的无症状感染者,感染率不比流感高,因此死亡率也不高。 对老者威胁特别大 流感并没有造成养老院大量死亡。 越年轻死亡率越低 而流感没有如此明显的年龄“歧视”,各个年龄的人都可能得病和死亡。 健康的人不太可能得病或者病重或者死亡 病毒死亡者多数死于本身的其它疾病,健康的人很少死亡,但没听说流感死亡者有这一特征。 感染不太可能发生在户外 已知的大规模感染都发生市内,比如老人院、会议、工厂等。前段时间直到现在,加拿大的白垃圾和黑渣滓,成群结队上街吐沫四溅地大喊大叫黑命贵,还铆足力气打砸抢烧,病例并没有明显增加。甚至总理畜多都钻进人堆里向黑人下跪求饶,也照样生机盎然。 加拿大时不时有大规模人群聚集在公园沙滩,也没见医院突然高朋满座。 可以用常识解释,任何毒比如氰化钾,需要一定的浓度和强度才会致病,户外空气流通的情况下,病毒不太容易聚集到致病的程度。 对儿童几乎没有任何威胁。 去年加拿大有6个儿童(20岁以下)因流感死亡,目前为止加拿大只有1个19岁的年轻人死亡,而且死于自身患有的严重疾病。 瑞典的情况-正反都有 瑞典完全无视疫情,一切照旧:没有闭关锁国、没有强迫戴口罩、没有见人就躲….。疫情刚开始时出现大量死亡,当然主要是老人,被各国猛批草菅人命,现在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直线下降,各种数据和那些闭关锁国严防死守的国家差不多了。但也有说法是情况严重,正反都有数据支持。我主要关注加拿大的情况,对其它国家不是特别了解。 美国的情况-正反都有 对美国疫情的报道,表现出严重的政治倾向,左左媒体的描述是尸横遍野,右右媒体则是岁月静好,正反都有数据支持。考虑到左左一向撒谎成性,我更相信右右的说法,美国数字看起来是严重,死亡者仍然是老人居多,和人口比并不严重。我主要关注加拿大的情况,对其它国家不是特别了解。 病毒似乎在减弱 传染病的一般特征是传染性强则毒性弱,毒性强则传染性弱。疫情爆发的早期,多个国家,包括中国武汉、美国、意大利、印度等,出现一家多人死亡的惨剧,但最近几个月再无报道。我不是医生,对病毒减弱的看法是鉴于上述事实,而不是严谨的科研结果,所以我用“似乎”一词。 病毒后遗症很少 虽然有报道,但应该很罕见,否则左左媒体早就不依不饶天天骂川普了:美国人不被你害死,也得被你害残。。。所以病毒后遗症很少的看法是基于常识判断。 坐飞机风险很低 航空公司是这么说的,我可不听他们的。目前为止,加拿大有几十个航班有病例(多伦多机场一天至少有几十个航班),但无法证明是在飞机上感染,鉴于航班乘客很容易追踪,可以认为乘坐飞机风险很低,这很可能和飞机的空气循环系统有关,航空公司也是这样说的。 2020-08-25加拿大统计局StatCan按年龄死亡数据 在8982死亡案例中: 80岁以上的人占71.4%。 70岁以上的人占89.6%。 60岁以上的人占96.8%。 50岁以上的人占99.1%。 50岁以下的人,死亡75人,不足1%。 看80岁以上死者中,女性远多于男性,左左们不会又抱怨女人被歧视了吧?虽然女性比男性寿命长他们从来不可怜男人命短。 链接:https://health-infobase.canada.ca/covid-19/epidemiological-summary-covid-19-cases.html#a5 2018年车祸死亡数字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2 Comments

2.126 能人不跟混混混

至今为止,离开畜多政府的人,不提人品和去职原因,都是有些真才实学的人: 前财长Bill Morneau是很有钱的老板。 前司法部长Jody Wilson-Raybould是律师。 前议员Jane Philpott是医生。 前驻华大使+前外交部长John McCallum是老外交官。 剩下来的: 总理畜多是中学兼职戏剧老师,不是全职的,不是教文化课的,不是大学的。 卫生部长Patty Hajdus是平面设计,肯定会用创可贴也会画创可贴? 财长Chrystia Freeland是啃老族,45岁买房还要爸妈帮。 …… 说畜多的部下都是混混,那是睁眼说瞎话,有些能人还在,比如畜多政府里最有才学的,加拿大首席卫生官Theresa Tam,她不但知道口罩没用,还知道口罩有用!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Leave a comment

2.125 励志:45岁还啃老的女人,成为加拿大第一位女财长

Chrystia Freeland,几天前成为加拿大新财长,有史以来,加拿大第一位女性财长! 看看人家多励志: 记者出身,从来没有任何财务经验。 搞垮了这辈子唯一主管的公司Reuters Next。 45岁买房,没有足够的信用贷款要靠父母接济。 中国任何一个小科长,来加拿大当财长,都是大材小用啊,指望她搞垮加拿大经济,加拿大人胸有成竹! 参考链接: https://mobile.twitter.com/ezralevant/status/1296460242365161481 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matthewzeitlin/how-chrystia-freeland-hastened-reuters-nexts-demise https://www.nationalnewswatch.com/2013/10/11/slumming-in-summerhill-lpc-candidate-freeland-now-a-toronto-homeowner/#.X0Giu36SlPZ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