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8

2.103 促进男女平等的二个举措

最近读了一篇美女骂女权的文章,就是上面这个美女写的: Candice Malcolm: The real facts that matter on the gender pay gap MALCOLM: The real facts that matter on the gender pay gap 这篇文章列出了二个男女不平等的数据: 数据1:从未结婚的女人,比从未结婚的男人,工资多8%。 数据2:因工死亡的人中,97%是男性。 所以针对这二个男女不平等的数据,应该实施如下举措: 举措1:目前所有未婚女员工,工资自动减少8%,以和未婚男员工相等,达到男女平等。 举措2:在工作场所中,大幅度增加女员工的死亡率。女人要多死快死,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让男女死亡率相等,达到男女平等。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Leave a comment

2.102 加拿大国庆-白男靠边站

今天加拿大国庆,相当于中国CCTV的加拿大CBC电视台,直播首都Ottawa的庆祝仪式。 直播刚开始,记者采访现场的“群众”和一些来宾,先露脸讲话的有: 残疾人、亚裔难民、伊朗难民。 又采访了几个孩子,都是黑娃。 然后唱Gender neutral的加拿大国歌,歌手是菲律宾移民的女儿,记者后来又采访了她。 直播从到尾,我没怎么看,只是听,听到记者采访谁的时候,才到屏幕前看看被采访者的肤色。 整个节目听到的几乎都是女声,主持人是二个女人,一白一黑;记者是女人,被采访者也是女人;讲话的大人物,一个是总督,是女人,另外一个是加拿大总理畜多的妻子,也是女人。畜多总理不在首都,在哪我也不关心。 被采访者的肤色,几乎全是“有色人种”,都是最近这些年来的外国难民和移民,而不是老居民。 但是也的确有极少数白男露面了,其一是加拿大总理畜多,显然不能不让他露面,而且很多人也怀疑这个喜欢穿的花里胡哨、唱歌跳舞、袒胸露乳、到处和人自拍的总理是不是男人。在西方,如果你不是男人,那就是个优点。 其二是有个在天上的白男和总督通话了。这白男是宇航员,正在航天站上。总督是加拿大第一个女宇航员(也许性别是她能当总督原因)。如果总督不是宇航员,说不定根本不理他,就让他在举国欢庆的日子,一个人在天上转圈。 还有海外的白男露面好几个,他们是加军战士,送死的,算CBC还剩点良知。 只看到CBC让这两种白男露脸:上天的和送死的。 不上天、不送死、不是总理、不是总督、不是总理老婆的普通白人老居民,记者倒是采访了一个,就一个,当然不是男人,是个白人老太太,丈夫是老兵。正当我还觉得CBC记者又多了点良知的时候,听到记者问老太:你觉得我们的国防部长怎么样?老太太说,见过他,他人很好等等等。加拿大国防部长是来自印度的锡可教徒,曾经撒谎他参与过的一场重要反恐作战。原来,让白人露脸的目的,是给新移民、有色人种脸上贴金。 在加拿大的老居民,有一种倒是露脸了几次,当然又是女人了,加拿大的原住民。个个一开口就是抱怨原住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虽然他们有比其他加拿大人不知道好多少倍的福利,其中一条是终身包养,不用上一天班。 加拿大是个好国家,起码现在还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加拿大这个好国家,也不是一天建成的,把加拿大建设成现在样子的人,是那些300年前、200年前、100年前甚至50年前的加拿大人,而不是最近一二十年来的人(包括我自己)。 可整个国庆日庆祝仪式,CBC没有提及这个国家的缔造者,没有提及那些300年前、200年前、100年前甚至50年前,把加拿大建设成现在样子的人,只是因为他们基本上是白人,而白人,这个对人类对加拿大贡献最大的种族,在西方包括加拿大已经成了过街老鼠。 这是加拿大总理畜多今天在一个工厂讲话,看看什么样的加拿大人,才有资格和他站一起?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