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7

1.78 应召再游Montreal

2017-01-15到2017-02-03,应召再去Montreal―――上班!三个星期!年底刚从那回来,已经就看了想看的、玩了想玩的、吃了想吃的、摸了想摸的、做了想做的,再去三周还能玩啥呢?这是听说又要去Montreal时,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但马上又想,三周天天住宾馆、天天下馆子、天天打Uber和Taxi上下班,天天不花自己一分钱,就算找不到玩的地方了,起码也省了3周的饭钱和上下班路费了,再说,我不至于笨得找不到乐子吧? 既然又公款出差,那就变个花样,坐火车不坐飞机了,一直听说火车又慢又贵,充满了有钱有闲的老头老太,所以来加拿大那么多年都没敢坐。不过一研究吃了一惊,发现去Monreal的车票最便宜的只要30多元,回来就要90左右,接近最便宜的机票。全程500多公里,要用5个多小时,慢的相当于中国“特快”的速度,正好看风景,毅然决然订了最便宜的火车票,就算为公司省钱吧。 整个火车只有几节车厢,没有餐车,内部老旧干净,看起来也有点中国“特快”的样子,我所在的车厢几乎全满了,出乎意料,充满的大部分是年轻人,没钱有闲的年轻人,而不是有钱有闲老头老太。。。好奇逛了高等级的车厢,只见零星的几个乘客,看打扮像公干的、或者有钱的。 到了中午开饭时间,服务员推着餐车来了,只有一种热咖啡和几种冷三明治,一口热一口将就吃了,10元左右,不贵不可口,和Mall里food court差不多,老外作生意有点“傻”。 火车上看冬景,干枯单调跟白抹布一样,跟飞机上看的银装素裹美景天差地别,距离产生美吧。沿途站点都是小城市,车站月台只有一个,有的甚至没有遮风挡雪的顶棚,还不如公汽站。全程唯一看到“好色“的地方在Brockville车站,那里有一幅艳丽的壁画欢迎访客和过客。 在Montreal还是住在上次的宾馆,很喜欢这个地方,所以又把旅馆内外拍了一遍了,它 有游泳池,离吃的玩的都不远,管一顿没有油水(因此有些人称之为健康)的早餐,我每天吃2个白煮鸡蛋(自己撒点盐,少了点健康)、2片白面包(自己撒点盐,,又少了点健康)、1个酸奶、1个小苹果(没有大的)、1个小香蕉(没有大的)、1杯咖啡。 毫无疑问这次在Montreal出差做项目,最大的挑战是去什么地方玩。项目经理很善解人意,热情推荐了几个地方,再结合我自己的不断研究思考,确定了下面的计划: 第一个周6,Hotel De Glace冰川酒店:一个全部用冰雪做的酒店,可以住人。全世界这样的酒店只有2个,我们加拿大就有一个,所以很有点自豪感!而且岁月不待人,这样的酒店过了冬天就化成潺潺流水了。 第一个周日,Mont Tremblant,华人称之为翠湖山庄。一个著名的滑雪胜地,不过我对滑雪没兴趣,碰巧也不会,从网上照片看,山坡上点缀着各式五颜六色的建筑,我去那主要是看土里土气的加拿大造的花花绿绿的风景。 第二个周6,魁北克城。夏天的时候去过二次,实在没地方去了,就去看看冬季版吧。 第二个周日,奥林匹克中心。实在没地方去了,就去看看这个几十年前的奥林匹克场馆吧。 我运气真好,在Monreal的二个周末都没有下雪。 .第一个周6去冰川酒店,在魁北克城不远的一个叫Valcartier的乡下,到那一看,外面的雪地上已经停了无数车,这个加拿大独一无二全球独二无三的“乡下”酒店门庭若市。其实它也是个度假地,有一个天热也不会化成水的“正常”酒店,一个有好几个餐馆和商店的小Mall,各种滑雪设施。 到那已经中午了,先吃再玩,点了一个汉堡+薯条+咖啡套餐,10块左右,价钱和麦当劳差不多,但汉堡和薯条可比麦当劳又大又美味,营业员也全是大白美妹。。。 吃饱了美味看够了美妹,买票逛冰雪酒店。里面有一个冰块做的酒吧,酒杯是冰块做的,桌椅板凳是冰块作的,当然卖酒的大白美妹不是冰块做的。 酒店房间不少,大概有几十个,“豪华”程度不尽相同,有的房间像Motel,只有2张冰床,上面放着床垫;有的带壁炉,冰床和墙壁装饰着各种冰雕雪画,豪华酒店房间的感觉。据工作人员说,房间里点上壁炉,温度就能到0度左右,住人没问题,比冬天露营还舒服,起码没有寒风怒吼黑熊嚎叫。 我不惧严寒在这个大冰块里逛了大概2-3小时,每个房间都看了,拍了不少照片,就是因为酒店太晶莹剔透,没有几张照片有那种冰清玉洁的效果,大部分照片猛一看就是白花花一片。这就可以说是无图有真相,也可以说是有图无真相。 第二天周日,我这个不会滑雪也不想学滑雪的人,来到了滑雪胜地Mont Tremblant。这是一个小山,山脚下有免费“懒车”到山坡中部的滑雪出发点。我不是个懒人,所以沿着唯一的一条主街道步行上山,一路欣赏街道两侧白雪打底的花房子。 山腰是滑雪场出发点,人很多,好像除了我,个个都带着滑雪装备,排着长长的队,兴高采烈地等着坐“懒车”到山顶,用雪橇滑下来,然后再懒车上、雪橇下…。这个懒车不免费,就不登顶了。在那绕了一圈,发现有个免费去赌场的懒车,几乎没人坐,就上去空中赏景吧。到了那头,没看到赌场的牌子,就是看到了也不会赌,然后原路再坐懒车回来,复习一遍刚看到的风景。 然后坐山脚到山腰的免费懒车下山,这个懒车看到的风景主要是村里的建筑,跟走路看到的完全不同,所以到山脚后,又坐了个来回,这才感觉把这里的景色看透,然后回酒店。 路上才想起来,在这个著名的滑雪胜地,我没有滑一步雪、喝一口水、吃一口饭、花一分钱,内疚之下,赶紧找了个离她近的地方吃饭。这个地方是个小outlet,不知道在哪里,各个名牌店也是花花绿绿的很好看。 进入Montreal后时间还早,就顺路上了Mont Royal山顶,看看Montreal的全景。很失望,一眼望去,全城都是灰溜溜的低矮旧屋,唯一出人头地的还是几十年前的奥运建筑Biodome-那是我计划最后一天去看的景点。 如果不是周末,平时下班后就去唐人街吃饭,饭前饭后走不同的路线,欣赏Montreal的夜景。别看Montreal白天到处灰溜溜年老色衰的样子,晚上灯光一打,颇有回光返照风韵犹存的气质。在Montreal期间赶上中国春节,在唐人街看到了虽然不多但非常漂亮的灯笼展。 第二个周6到了魁北克城,那时正在搞冰雪节,游客不少。雪中的魁北克城好像没有夏季的漂亮,但是山下的小村子可能是例外。因为村子里的每个店铺前都有冰雕,一个一个看过来,跟看冰雕展一样,只是一个商店都没有进去,逛街不逛店。 第二天周日去了奥林匹克中心,虽然是几十年前的建筑,但看起来还是比城里的多数房子要新,那时候也许是Montreal还有些辉煌的时候,其他的,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了。在写这篇博客时候,奥林匹克体育馆,这个Montreal可能最漂亮的现代建筑,用来安置加拿大政府最急需的外国人-不是给加拿大增加GDP的外国游客,不是能给加拿大增大就业的外国投资者,不是有专业技能工作纳税的移民,而是外国难民。因为他们中的人拥有和平安定的加拿大紧缺的技能:砍头爆炸强奸抢劫。而且,有意思的是,这些难民是从美国来的,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难道已经有战乱和饥荒了?

Posted in 1. 旅游 | 1 Comment

2.85 An observation in the counter rally and rally against M103 in Toronto: Anything not allowed to criticize is evil.

halfpercent           Translated by Verano and halfpercent No long ago a private motion M-103 was proposed by a female Muslim MP, attempting to prohibit, probably eventually criminalize criticism to Islam. Many people believe that this is a blow to freedom of speech. A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3 Comments

2.84 2017-03-04 多伦多抗议M103动议集会-任何禁止批评的东西必然是邪恶的

不久前,加拿大一位女穆斯林议员提出一项编号M103的动议,试图将批评伊斯兰定性为犯罪。很多人认为这是侵犯言论自由,一个名为canadian coalition of concerned citizens的组织,3月4日周6在加拿大66个城市中午12点同步举行抗议集会。也有很多人,也许更多的人,认为这是在保护穆斯林,他们也同步同时同地举行反抗议集会。 3月4日是周6,我没有比言论自由更重要的事情,决定去看看批评伊斯兰,谁在支持谁在反对。 11:30提前到了抗议和反抗议的地点-多伦多市政厅广场,广场有个舞台,上下已经围满了人,大概几百人,演讲的、鼓掌的、敲锣打鼓的,已经如火如荼,我还以为我来得早呢。 我里三圈外三圈转了好几圈,发现现场的牌子全是支持M103,即禁止批评伊斯兰的。一半的牌子是向穆斯林示爱的,比如:refuge welcome,Muslim refuge welcome,fight islamphobia、要爱不要恨、穆斯林是我们的兄弟、伊斯兰是和平宗教等等.。另外一半牌子是帮穆斯林泄愤的,反对M103的是fascist法西斯、racist种族分子等等,顺带骂美国总统Trump。下面是部分牌子。 到之前,我以为会看到很多穆斯林、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到场支持M103,恰恰相反,让我惊讶的是,现场支持者大部分是白人,而且是年轻白人帅哥美女,其中很多是一个人来的白人美女。可惜我当时忙着拍牌子,忘了拍脸蛋。事后找到下面这张照片,笑嘻嘻坐在地上的2位,不太小也不太大的白人美女。 不知道在人群里转了多少圈,终于找到一个支持Trump的牌子,是个白人小帅哥举着,孤胆闯敌营啊。我向他竖起大拇指,拍了下面这张照片。 快到12点了,除了这个人小胆大的帅哥,还没有反对M103的其他人出现。当时想,他们是被吓着不来了?换地点了?我赶紧看手机,察看他们的网站,还没看出个究竟,就听到广场一角,离舞台老远传出喇叭声,舞台周围的人立刻转身,高喊着法西斯,向那里冲去。 抗议M103的集会准时开始,支持M103、要爱不要恨的也准时开始打人。我还没有走到那里,就看到已经打人了,警察当场逮捕2个白人帅哥。后来又有几起攻击,都是要爱不要恨的打人。现场还始终站着一些黑衣蒙面人,看起来像为了和平的穆斯林随时动武的样子,有几个警察一直警惕地跟着他们。晚上看了2个电视台的新闻,都提到了冲突,但没有一个提及谁打了谁。  我走到抗议M103的集会,警察已经迅速用自行车筑起了一道保护墙,把抗议者围在里面。大概看到我这中国人面孔,知道我不管支持哪一方,都不会吵闹打骂,让我顺利“入围“,还进进出出几次。但如果有白人和黑人要进,一概禁止,气得一个白人跟警察大吵了起来。下面是我在“inner circle”中拍的。里面只有大概30人,还没有另一方的十分之一,难怪无法占据广场舞台的“有利地形”,只能“龟缩”在一角。  下面这些照片是他们在集会一开始唱国歌,我伴唱,尽管五音不全还记不住完整歌词。注意到照片里的加拿大国旗了吧,只有反M103的在挥舞国旗,而支持的有几百人,竟然没有一个记着带面国旗的。 接下来是抗议者的演讲,让我惊讶二度的是,演讲者全是穆斯林,没有一个白人! 下面照片远处举牌子的女士是穆斯林,正在演讲,内容是伊斯兰的真相。 看到下面这个蒙面女穆斯林在演讲,别以为她在夸伊斯兰多么和平多么宽容多么有爱,她在控诉!控诉自己很小,就根据伊斯兰法被强迫结婚,嫁给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控诉因为拒绝这种蒙面穿戴被殴打,所以她今天特地穿了这一身黑袍……。耐人寻味的是,支持M103喜爱穆斯林的那一方,却没有一个如此清真打扮的。 这是我最喜欢的口号之一:“真相-新的仇恨词汇”。 让我惊讶三度的是,支持言论自由反对M103一小撮中,有印度人,还不止一个。下面是一个。 这是我在外圈时拍摄,另外一个印度人在和一个白人辩论。听到一个白人骂印度人是法西斯种族分子,顿觉耳目一新,如果不是如雷贯耳的话。 我已经惊讶三度了,让我惊讶十度(不是四度)的,是这个支持言论自由的疑似华人老奶奶,正在和几个白人帅哥美女辩论,她的牌子也是我最喜欢的之一:free to criticize。我真希望她是华人,告诉世界华人也有胆维护自己自由说话自由批评的权利,而不只是旁观别人冲锋陷阵挨打挨骂,然后自己跟在后面坐享其成洋洋得意占了便宜。我也很高兴,只有30个维护言论自由的人里,还有一个东方面孔,但在支持M103的几百人里,没有一个公开举牌的亚裔! 围在外圈和反M103辩论喊口号的,基本上是白人,年轻帅哥美女,支持M103的少数族裔都在他们后面敲锣打鼓助威。晚上看的2个电视台新闻,凡是支持M103的,采访都是少数族裔,凡是反对的,采访的都是白人,根本没有穆斯林、印度人、疑似华人老奶奶反对M103维护言论自由的影子,更不用说那个蒙面女穆斯林控诉伊斯兰的镜头了。所以如果只看电视节目,那就是弱势有色人种在反对强势白人法西斯,而当时的情景正好相反。  在场的警察值得称赞,有效地保护了M103抗议者的集会权利,另一方有至少10倍之众,高枕无忧。除了徒步骑自行车的,还部署了骑着高头大马的二队警察,分列二侧。有次场面刚有点Hot,一人高的几匹大马二步就踏进冲突区,现场立刻安静下来,谁都不敢乱动,以免被大蹄子踢飞。我后退时,头碰到了一个前进的大马腿,吓得赶紧跳开,这是当天最“危险”的一次。接着,十几个美女围成半圆,坐在马队前,看那意思,当她们要爱不要恨的帅哥再次打人时,就打算用娇躯阻止警察介入,场面美的有点毒啊。可惜,我不慎删掉了相关照片。 最后警察筑起人墙,护送M103抗议者离开现场,并确保他们不被跟踪。他们走后,留在现场的牌子被白人帅哥统统砸毁。这是警察围住最后几位,准备护送他们离场。 个人以为,这次抗议M103维护言论自由的集会相当成功,他们没有使用一些“极端”的口号,比如“禁止穆斯林”、“伊斯兰是魔鬼”,演讲者都不是白人,所以主流媒体虽然很想但是无法把它定性为反穆斯林反伊斯兰反移民,各级政府官员也无法大义凛然地谴责。我在现场,深深感受到要爱不要恨的年轻人,基本上是白人帅哥美女,对法西斯、纳粹、种族分子、极右深深的恨。就算反对M103全是白人法西斯、纳粹和种族分子,我也很想,但绝对不敢,问支持M103的人: 美国911,一天杀死3000人的,是信仰法西斯的人干的吗? 法国巴黎,一晚上打死100多人的,是信仰种族优越论的人干的吗? 德国科隆,一晚上性侵几百人的,是信仰纳粹的人干的吗? …. 正在西方和全世界街头杀人的,而且以后必然还要杀人的,不杀人时就一天五次咒人死的,不是法西斯、不是纳粹、不是种族分子、不是极右。  这就像一个人,不担心一条正在咬他的狗,却老担心别的狗以后会不会咬他。他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精神有问题。而政府要出台M103动议,最终可能会导致立法禁止批评伊斯兰,竟然获得如此多的大众支持,这不仅是个智商问题、心理问题,还是个教育问题。因为,他们显然在学校里没有学过,或者学过完全忘记了这样一句名言:  任何禁止批评的东西,必然是邪恶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