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2

1.46 枫景如画-Niagara Falls+Niagara on the lake+Port Dalhousie

红颜薄命,说的是美女,也是枫叶。新闻说,北部地区2周前如花似玉的枫叶,比如我去过的Haliburton地区,绝大部分已经老得抓不住树枝,摔到地上了。南部的Toronto和瀑布区,听新闻的口气,似乎至少还风韵犹存。我仔细端详楼下的枫叶,似乎可相当于28岁的美女,熟而不老,尽管有点“剩”。赶紧看一下瀑布区的天气预报,周日大晴天,适宜出游,于是决定,周日再游瀑布区上周没有看过的地方,顺便探视一下上周见过的枫叶,检视其衰老情况。 第一站是Downtown瀑布区,上周驾车穿过,感觉还是绿油油一片,今天则是很黄很好色,尽管寥若晨星的红叶已经有点红颜已逝,但尚在枝头,风韵犹存,新闻没瞎说。 不过,看到的最激动人心的景色不是枫叶,而是从瀑布底射到街上的彩虹,很艳很大很粗,感觉好像可以顺着她的曲线,从高高的街上爬到深深的谷底。以前去过瀑布多次,这是第一次看到此情此景。 上周看枫叶受了一场爱国主义教育,这次也学了一点新知识,改正了自己的一个错误看法。以前,我以为蒙面穆斯林妇女是没有相机的,因为没有必要,就像瞎子不用镜子一样。如果想证明自己去过哪,比如瀑布,只要随便找一张蒙面人(不一定非得是妇女)在大瀑布的照片,说:看,我去过大瀑布!就足矣。这次亲眼看到3个黑衣蒙面穆斯林妇女,只有二个眼睛露出来(如果眼睛也蒙上会掉水里的),在互相拍照。 离开了瀑布,沿着上周的路线北上,一周前见过的枫叶明显已开始干枯褪色,7天的时间,枫叶从20岁老到了40岁,估计下周会全躺地上寿终正寝了。 然后逛到了小镇子Niagara on the lake,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周日Parking还要钱。 最后到了Port Dalhousie港,一个风景如画能看日落大湖的小港湾。明年夏天还要来,顶着晚霞游向日落的远方…。

Posted in 1.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1.45 枫景如画-Niagara Parkway from Fort Erie-Niagara Falls-Queenston

2012-10-14,从家出发的第一站是Niagara River河边的Fort Erie小城,河对岸是和加拿大一衣带水的邻邦美国,小城河边有一个很大的友谊门Mather Park Gate,专门纪念加拿大和美国的友谊,不远处Niagara River河上连接加美边境的大桥,称为和平桥,在这个小地方,都能看出来美国加拿大真有朋友+兄弟般的友谊。 然后沿Niagara River边的Niagara Parkway北上,路上走走停停拍了不少不知名的景物,其中有个通向美国的铁路桥,加拿大这边没人把守,也没看出来美国那头有人站岗,纳闷了半天,这会不会是个边境漏洞啊,很想钻一下空子到到美国那头瞧瞧,没敢。 北上途中看到一个地方似乎是个景点,停车查看,原来是Chippawa战斗纪念地。看完了介绍才发现,今天我的旅游线路和1814年美军入侵加拿大的路线一样。美军当年越过Niagara River,占领了Fort Erie,然后沿Niagara River北上,在Chippawa和保卫加拿大的英军及印第安武装有一场血战,美军虽然胜利,但最终退回国内。也许友谊门和平桥的名字,有这场战争的背景? 美加这场战争始于1812年,战争的起因是当时的美国政府脑子进了水,建国不过40年,年轻气盛,竟敢向当时世界列强中的最强-英国宣战,并且胆大包天地入侵加拿大,那时加拿大还是英国的领地,这无异于小狗狗要虎口夺食。当时英国正在和拿破仑在欧洲大战,封锁海路,检查各国商船。英国法律认为所有英国出生的人都是大英帝国的臣民,应该为英国效力,结果把很多美国商船充公,水手抓去为女王陛下打仗,如果华盛顿还活着,没准也给抓了壮丁。更过分的是,英国还武装美国境内的印第安闹分裂,要建立独立的印第安联邦。对于英国肆意抓捕美国公民,严重侵犯美国财产和悍然干涉美国内政分裂美国的错误行为,美国政府多次严正交涉,但英国次次都置若罔闻我行我素,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美国政府终于忍无可忍,气得抓起自家的鸡蛋就去磕人家的的石头,向英国宣战。那时美国可没有能力直接攻击英国本土,就拿离她最近的英国Property出气-侵略加拿大。虽然英军由于欧洲大战,在加拿大的兵力很少,但久经沙场战英勇善战。年轻的美军人多势众,基本上是乌合之众的民兵水平,次次以多打少,还败多胜少,美军不仅没有抢到加拿大的一块泥土,还被英军攻入境内,甚至攻陷首都华盛顿,把白宫烧成了黑宫。这种自不量力的愣头青咱中国也有,想当年大清还同时向所有列强宣战呢。 今天的Chippawa战斗纪念地,并肩飘扬着英国、加拿大和美国国旗,纪念碑上刻着参加这场血战的敌对双方的部队编号以及和英军共同抗击美帝国主义的印第安武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把保家卫国的战士和侵略者一起纪念,美加真是好哥们,一点不记仇。比如美国人从来没有抱怨英国人烧了白宫,但要是别人干的,肯定和他没完没了,本拉登的下场就是一例。 离开Chippawa,同样走走停停逛到了大瀑布。在加拿大看天空,觉得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的大,来到大瀑布,也是外国的瀑布比加拿大的大-谁让大瀑布大部分都在美国呢。来大瀑布几次了,这次没有停车,慢慢穿过人来人往的瀑布区后,终于看到了大片美丽的枫叶,以前这个季节来过几次,从来没有见到这种景象,只是这些枫叶基本上在美国那边。为什么在大瀑布,也是外国的枫叶比枫叶之国的艳呢?可能是远处看的原因吧,近看几片绿,远看一片红,没准对岸的美国人也觉得加拿大这边的枫叶美不胜收呢。 中途在一个庙里逛了一会,里面的佛像比活人还多,说句不敬的话,佛教雕像个个看起来不男不女,没有阳刚也没有性感,样子再高大也看起来很谦卑很低调甚至很萎缩。 天黑前到达了计划中的最后一站Queenston Park。高耸入云的Brock Monument是纪念Issac Brock将军。他是1812年加美战争的英军指挥官,多次以少胜多打败美国侵略者,最为称道的是几乎兵不血刃吓降了底特律。当时他率领少数英军和印第安武装包围了底特律,故意在城外弄得尘土飞扬鸡飞狗跳,让守军以为来了大部队;还放狠话说,美军如果抵抗,让他逮着就交给印第安人扒头皮。美国兵可能不怕英国人甚至不怕死,就怕印第安人剥头皮,结果涉世不深的美军吓得没有抵抗就全部缴了械。后来,守城美军指挥官William Hull将军被军法判处枪决,但被总统赦免。他的儿子也很不幸,在Chippawa战斗中阵亡,并埋葬在战场附近,是唯一没有回国安葬的美军战死军官。 Brock不仅是个会在帐中运筹帷幄的指挥官,还总喜欢一马当先冲锋陷阵。当Queenston一天早晨被美军占领时,不到100人的印第安武装死死顶住了上千美军继续进攻的步伐,Brock紧急率部驰援,不仅身先士卒,而且是身先第一士卒,冲在最前面,鲜艳的将军服让他成了美军的活靶子,Brock将军胸部中弹,壮烈牺牲, 一个外国军人,就这样为加拿大不受另一个外国侵略,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当时Brock的同僚就预言,像Brock这种总是领头冲锋的将军,注定会战死疆场。Brock带着弹孔的将军服,现在保存在Ottawa的战争纪念馆里。 Queenston的美军在下午就被一个移民打败,他是Brock将军的继任者,出生在美国的Shaeffe将军。Queenston的胜利使得美军在1812年再也不敢涉足加拿大。 Brock将军长得应该很帅吧?用我的大镜头相机,终于看清了站在纪念碑顶的Brock塑像,这位有勇有谋的将军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大威武,相反,是小矮胖子,人真是不可貌相。 加拿大普通群众,也参加到保家卫国的战争中。Queenston Park有一个Laura Secord的纪念牌,当然比Brock纪念碑小得多。Laura无官五衔,只是个农村妇女,长得也是个农村妇女样,人不可貌相又一例。根据纪念碑的记述,她有二样英勇事迹。其一是在Queenston的战斗中,从枪林弹雨的战场上救回自己受伤的丈夫-这应该算妻子的份内事吧?其二,可能是女人爱打听别人隐私然后到闺密家热议吧,她偷听到美军要偷袭某地的英军,就心急火燎地连夜翻山越岭赶去给英军报信。后来美军在半路上被伏击,估计又是连蒙带吓,几百人的美军最后向只有50人的英军和印第安武装投了降。爱打听的女人真是无师自通的情报高手啊。 …  … 枫叶看完了,爱国主义教育课结束了,天也黑了,开车,回家。

Posted in 1.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2.43 惊悉中国作家获诺贝尔文学奖

今天晚上噼噼啪啪做饭炒菜时,隐隐约约从电视上听到好像有个中国作家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还以为是自己呢,赶紧放下锅铲一路小跑到电视前…。 记得中学毕业后,我就只看外国作家写的了,因为我认为中国当代文学=娘娘腔+奴才味-油盐。当然后来就不那么偏激了-每当我想看中国作家写的东西时,就自己写一篇出来。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Leave a comment

1.44 枫景如画-Haliburton地区

Posted in 1.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2.42 看得见枫景的家

坐枫叶椅,看枫叶景,爱枫叶国。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