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2

2.30 在我上班的高档办公楼里3-轻松作小偷

在我上班的高档办公楼里,一天中午吃饱喝足后去逛街,在一个商店里,突然听到门口的警报响,一个正出门的顾客转身走回商店,举起他拿着的包给收银员说:我什么都没有买。收银员说,没关系,可能是别的顾客吧。那人说声谢谢,走出商店门时,又是一阵警报响…。这里绝大多数商店门口没有看门的,倒是卖廉价品的沃尔玛门口常有值守的,看到有顾客拿着包进来,会贴一个小胶条“封”住你的包口,其实你把胶条揭了,把偷来的东西放进去,再把胶条贴上就行了,甚至根本就可以撕了胶条了事,因为贴胶条基本是自愿,你把包拿给他就贴,不给他就不贴,反正不是所有人都会被贴胶条。 好国家的标志之一是生活轻松,不光一般人的生活轻松,贼的日子也轻松。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Leave a comment

2.29 在我上班的高档办公楼里2-穷人的麦当劳

在我上班的高档办公楼附近有个大餐厅,有很多餐馆,包括麦当劳。到了中午开饭的时候,不少餐馆都排着长队,队伍最长的餐馆叫iQ,最长时估计有3、40人,是不是吃iQ的人IQ会高所以排长队,还是IQ高的人才排长队吃iQ就不得而知。而光顾麦当劳的则寥寥无几,我是其一。据说麦当劳是穷人的餐馆,都是垃圾食品,不健康,即使便宜,有钱人也不去。我是穷人,当然不能跟有钱人站一个队。 有一天,就是最近,3月7号,快12点时,肚子准时饿了,我照样去麦当劳,这时已经有4、5个人在排队,平时这点也就最多2、3人,12点半的高峰期也不过5、6人。我稍微有点惊奇,等我买完转身离开,发现已经有10多人在我背后了。后来一边吃一边想,难道大楼里突然来了很多想下馆子的穷人? 回家后看信箱,发现了麦当劳的打折卷,就是从3月7日开始的。 第2天3月8号,为避免长队,我比平时早点离开办公室,到了麦当劳,已经有10来人在排队了,好歹麦当劳做饭很快,一会就轮到了,当然我用了一张打折卷。等坐下来我一边享受垃圾食品一边观察麦当劳队伍,发现人人好像都有打折卷,平时套餐大概是7、8元左右,有了打折卷是5块多。以前自己吃麦当劳看着别人都去别的餐馆还稍微有点郁闷,现在看着麦当劳队伍越来越长我心里越来越舒畅,终于发现高档办公楼里还有好多人比我穷,起码每天比我少挣2块钱吧。 到我吃饱喝足离开时,麦当劳队伍已经餐厅里最长的了,比iQ餐馆的还要长。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Leave a comment

2.28 在我上班的高档办公楼里1—女人的糖果店

在我上班的高档办公楼里有个糖果店,正规的说法是巧克力店,生意很好,总是有不少人排队,当然多数是女人。据说女人命苦,所以爱吃甜食。忽然一天,发现排队的多数是男人了。纳闷了一会才想起来,这天是情人节。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Leave a comment

4.9 火灾后的反思

94年是中国火灾年,许多商场、舞厅、剧院等消费娱乐场所纷纷惹火上身,物质与人命损失巨大。火灾后,免不了反思一通。对为官者,认真地总结经验教训,采取适当的防范步骤就显得尤为紧要,否则乌纱可能会在火息后被“烧掉”。 在仔细研究了诸多案例后,正职官员们松了一口气,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副职官员却非常紧张,纷纷表示:宁作正科长,不作副处长。因为下述案例太可怕了:新疆克拉玛依特大火灾后,新疆石油管理局总工会文化艺术中心友谊馆副主任(火灾即发生在该馆)、克拉玛依市副市长、石油管理局副局长被免职,而相应的正职则隔岸观火、安然无恙。

Posted in 4. 庸文集锦 | Leave a comment

2.27 2012 多伦多国际RV展

RV=Recreational Vehicle,真正的“房车”,能睡觉的车,能移动的家。用的自己能开,有的需要拖,不管大小,几乎相当于一个家,有卧室客厅厨房厕所淋浴,大的像一个旅游车大小,宽敞的跟住自己家差不多,最大的是活动房屋-带轮子的二室一厅、三室一厅,比我住的房子都大,地板家具或者全皮或者全木,比我家都看起来高档,价钱还便宜,最贵的也没有看到超过15万的。展览上碰到的亚洲人不超过5个,几乎是一水的白人,而且是那种拖家带口的中老年人,帅哥美女没见一个。电影里经常看到只有穷人住在这种车里或者房子里,我大概是不会买这种又大又便宜又高档还能到处跑的家了….。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Leave a comment

4.8 编读往来---关于深圳被子太短的讨论

〈读者来信一〉  尊敬的编辑:     我是一名从内地来深圳的打工者,来此已两年,发现这里的假冒伪劣品特别多,尤其是床褥,即被子、床垫之类,都太小。床垫和床单比床短约20-30厘米,睡觉时,脚和头总有一样得放在粗糙的床板上,结果不是床板上的木刺扎痛脚,就是木板裂缝夹住了头发;被子也一样短,天冷时,搞得每晚入睡前都要想一下:今晚打算冻冻脚,还是冻冻头?而且被子还太窄,一翻身就得露出大半个背,就算爱露背的漂亮姑娘都不会喜欢。例如,我有一个以前很爱穿袒胸露背装的女同事,因为冬天盖这种被子,背部受寒,现在就是到了夏天都得把背捂个密不透光,男同事们无不为之惋惜。我来此后买的几套床褥,莫不如此,而且我认识的人中,几乎都有类似经历。     今借贵报一角,呼吁有关厂家唤醒良知、提高职业道德,不要再生产这些盖头不盖脚、捂胸不捂背的劣质床褥了!                                 贵报读者:王不寒 〈编辑复信一〉  王不寒读者:     来信收到后,报社极为重视,立即派记者进行调查。记者发现,除了少数大商场的床褥跟床的规格匹配外,几乎所有小商店床上用品的尺寸,跟您反映的情况一模一样。不过记者在走访深圳的生产厂家时,却了解到了一个重要情况。厂家告诉记者,他们的床褥并非不合格,其大小是严格按照广东人的身材制作的。大家都知道,深圳在广东,而广东人跟北方人相比,比较矮、比较瘦,本地人用这些床褥,感觉绰绰有余,对外地人可能就小了点,所以,这些床褥并非蓄意制造的伪劣品。由于对广东的文化地理了解不深,外地来宾有所误解,这不足为怪。     王不寒读者,现在您明白了吧?另外,厂家还托本报转告你及其他所有在深的外地朋友,以后买床褥,选双人的就不大不小,正够一个人用。                                             本报编辑部 〈读者来信二〉  尊敬的编辑:     感谢贵报的复信。但贵报(或厂方)的解释,并不令人信服。既然厂家为本地人着想,按他们的身材做床褥,那为什么床要那么长?这些厂家不好事做到底,同时也按广东人的身材做床哪? 是不是这些奸商有钱有势,报社有意袒护?    少拿什么“特殊的文化地理”因素来糊弄我们!                                         贵报读者:王不寒 〈编辑复信二〉  王不寒读者:     您的愤慨我们能理解。但一国有一国的国情,一地也有一地的“地情”,这想必您不会反对吧。下面就解释一下床的问题。     您应该知道广东人爱喝汤,但有一点肯定不了解,那就是他们喜欢在床上喝,在喝的过程中,他们会顺手把碗放在床上,请您想想,是把碗放在又软又不平的床褥上,还是应该放在平整的床板上?就是因为床长得露出一大截床板,本地人才能怡然自得地把汤碗放在床板上,否则就得掀垫子、掀床单。您瞧,还是特殊的文化地理因素在“作怪”吧。退一步讲,假如床做得跟现在的褥子一样大小,您睡下去试试,头和脚都会顶着床架,那更要骂娘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您应该庆幸本地人有爱喝汤的习惯,否则,您就得睡在夹子里!                                      本报编辑部

Posted in 4. 庸文集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