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1

2.12 选车如选老婆

今天闲的慌,就说说2009年自己买车的决策历程吧。 首先,那是我人生第1部车,自己一点不懂车,也不太会开,刚拿G2而已。朋友都劝买旧车先练练吧,我不听,认为买车跟娶老婆一样,特别是人生第一部车,类似初恋初婚,pre-owned(二手)的不能要。  接下来就是确定车型,比较了开Car和开SUV,觉得坐在Car里跟坐在地上一样,手里端着方向盘,像端着个大碗坐在地上要饭;SUV视线好,坐着高人一等,感觉很威风。但太大的SUV对新手可能太难驾驭了,所以我只选compact的小SUV。 下来就是选具体的型号了,这就跟找老婆的标准一样了:首选品质好,次选长的漂亮。论车品,我不懂车,就看最可靠的JDPower的质量排名。这种小SUV,2009款4个星以上的有Rav4、Escape、CRV和PT Cruiser(Chrysler的老爷车)。 PT Cruiser是5星,但performance很差,比如加速吃力,转弯半径大,相当于老婆虽然人品好,但人太笨,把菜从厨房端到饭厅里还要绕着墙角走(转弯半径大),否决。 Escape方一些的外形是这几款中最喜欢的,可惜后座不能前后移动,我认为这是个重大的功能缺陷,相当于老婆不会作红烧肉,俺偏巧爱吃红烧肉,否决。 CRV是5星,内饰也最好,可价钱最贵,还不是0利率,其噪音比RAV4大,外形圆溜溜,不出色。娶一个品德最好的老婆,但相貌一般,鼾声还比较大,却要花最多的彩礼,我觉得不值,否决。 RAV4价钱居中,0利率,相貌虽然也不出众,但感觉没有CRV那么圆溜溜,文静不吵,品格虽然不是尽善尽美,但4星的底子也很好,如果细心调教,白头到老应该没问题。综合比较,买了RAV4。 漂亮的车和漂亮的美女一样,尽管没有娶,也喜欢津津乐道一下,下面说说什么样子的车我最中意。长相俺最喜欢的是棒子车Tuscon,比其他小SUV都短小,线条优美,可她2009车品是2个星。娶个人品差的美女不是好事啊,要是三天二头发脾气,今天不做饭,明天不扫地,就算保修期间可以送到丈母娘家免费调教,也心烦呀。到了2010年,发现Tuscon是4个星了,可是我刚有了RAV4,见异思迁的事情咱干不来,再说离异也花钱。 在我长相排行榜的第2名是Escape,因为上面说的功能缺陷被否定。 第3是Equinox,像Escape一样,也是凹凸有致、圆润有方的外形,不像CRV和RAV4那样基本上圆溜溜,但比较长,车品是3星,所以和Tuscon一样,动过心没动过手。 Nissan和Mazda的小SUV,品质差还圆滚滚,心思都没动过。 Subaru和Suzuki的车,倒是方方的不圆滚滚,但凹凸无致,该蹶的不蹶,该翘的不翘,好像20年前的款式,整个是中年体态,车品也差。他们的卖点好像是4轮驱动,哪个爱吃红烧肉的人,会娶个只有红烧肉作的好的中年大嫂呢?我最纳闷的就是有人对Subaru的痴情,她家的车长得丑品质差,连性能performance都比CRV、Escape、Rav4差(见JDPower2009  compact SUV Performance排名),就是因为4个轮子会爬这一个优点(据专家说是真会爬,我的RAV4是假爬,我不懂,就同意专家吧),卖的很贵,竟然不少人要团购,还不远千里去美国迎娶。 现在我的2009 RAV4,已经开了1年,很喜欢,车品好,长得也不难看。要是2010年买车,肯定不选RAV4了,其质量已经降到3星最后一名了,车品差还不花容月貌,绝对否决。

Posted in 2. 加拿大生活 | Leave a comment

1.14 首都Ottawa

参观了议会和总督府,不要门票。总督府外观普通,内部不让拍照,而宏大的议会大厦让俺给照成了比萨斜塔。

Posted in 1.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1.13 农贸市场游

没想到加拿大的集贸市场也很好看,有几百斤的大南瓜、奇形怪状的家畜、古董拖拉机和农业设备,还有美女骑马+美女赶牛+美女挤奶…  逛了这些市场: 加拿大展览中心CNE的农业展览 Markham Market Roseneath Fair St Jacobs Market

Posted in 1. 旅游 | Leave a comment

3.8 大学:心理学

不光是数学和自然科学,每一门社会科学也有作为它基础或者核心的假设、前提、出发点等,当我阅读了几本心理学的著作后,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上大学后,才开始看心理学的书,最初阅读的是中国人和苏联人写的,内容基本上相当于生理+政治,比如说,只要听党的话,就不会得神经病。所以,我严厉禁止自己看这些书。 我看的第一本西方心理学著作是《实验心理学纲要》,按照我当时受到的教育,它应该是非常荒唐的一门学科。它企图用定量的物理、化学方法来解释心理活动,比如用血压、细胞数量、激素等来解释犯罪、微笑甚至爱情。实际上,它用研究机器或者一般物质的方法来研究人的心理活动,形象地说,它研究人的方法和研究石头没有本质的区别。这就是这门学科的出发点,也是它最核心的基础,听起来很荒谬吧,这也是我刚开始阅读此书时的看法。 这门社会科学实际上是由一帮物理、化学、生物和医学等自然科学家建立的,科学家喜欢用符号、公式、方程来解释一切,用21世纪的语言来说,就是一切都要数字化,包括感情这类心理活动。 尽管刚开始认为实验心理学很荒唐,还是认真地看了下去,毕竟它有合理的地方,因为归根结底,人是由细胞、血液等物质组成的。越读越感到实验心理学有理,例如它通过大量的实验数据,说明罪犯和守法公民在一些理化指标上有差异。我记得,治疗精神病人的很多药物是根据实验心理学的成果研究出来的,因为发现心理和精神异常者的身体有问题,比如某种激素严重缺少或者增多之类。 当我看到实验心理学最著名的成就时,我对它彻底服气了,这就是测谎仪。大家都听说过吧,给你的身上连上很多仪器,就能知道你是否说谎,据说全世界能骗过测谎仪的人不超过10个。测谎仪就是把说话时的心理活动,转变成一些物理、化学和生物数据,从而判断是否说谎。 那时,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学说介绍到了中国,他是医生。精神分析理论的出发点是用本能或者性来解释人的心理和行为,说白了,它是把人当畜生那样研究。刚开始,我也不认为它比实验心理学可信多少,但是越看越觉得有理,因为书中列举了很多实验来证明其理论。当看了几本佛洛依德的著作后,我认为精神分析学说在解释人的行为和心理方面最成功。最近几年,从一些资料上知道,佛洛依德被评为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类似的名人还有马克思、牛顿等人,在心理学领域,佛洛依德被公认为是最伟大的科学家。 另外一门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心理学是社会心理学,它的出发点也很“荒唐”:人的行为是受他人影响的,好象人没有主见似的,但是它同样用很多实验来验证其理论。 记得书中讲述了一个类似这样的实验:放一个杯子在桌上,让一些人来看桌上有什么,其中有几个“托”,有几个是不知内情的人。第一个“托”看到这个杯子后,说:桌上有个猫。不知情的人听了吃一惊,明明是杯子啊!第二个、第三个“托”也说桌上有个猫…。轮到不知情的人时,实验证明,他们在多数情况下都会说桌上有个猫。这就是社会心理学中的从众心理:一个人会选择与多数人的立场一致,否则可能会受到大众的排斥。从众心理能够解释社会中的很多现象,例如“枪打出头鸟”、“谎话说一千遍就是真理”、“皇帝的新装”等。 在中国,媒体常常报道这种事情:一个人在大街上突然发病需要帮助,结果没有一个路人管他。我们的媒体总是用“世风日下”、“人情冷漠”等道德原因来解释。在国外也有类似的情况,社会心理学通过实验,提出了也许更可信的观点。 老外心理学家让“托”在大街上装病,多数情况下,路人都冷漠地走开。老外又在火车车厢里做了同样的实验。国外的火车乘客很少,“托”和一个或者几个不知情的乘客坐在同一车厢中,然后“托”突然发病,老外发现,不知情的乘客几乎都会帮助“托”。 这是什么原因呢?在大街上人来人往,如果一个人突然发病需要帮助,路人可能这样想:别人肯定已经报警了,救护车马上就到。或者:街上这么多人,肯定有人管他,用不着我。总之,因为街上人多,每个路人都可以转嫁责任给其他人,即便病人死了,也没有多少内疚感。 但是在相对封闭的车厢中,心理活动就改变了。当“托”发病后,此时只有一个或者很少的乘客能帮助他,没有责任可以推卸。乘客的潜意识会想到:如果我走开,这个人万一死了,那100%是我的责任。所以,陌生的乘客多半会帮助“托”。 记得书上还介绍了在野营、探险等比较残酷的环境中,常现一人有难八方支援的感人场面。例如在晚上宿营时,如果一个人突然大叫救命,附近的人都会赶来相助。这是因为他们的命运相同,如果你不助人,同样的危险可能发生在你身上,这时怎样指望别人来相助呢?这也可以解释在炮火连天的战争年代,战友之间为什么能建立深厚持久的感情,但是办公大楼里的同事下班后就老死不相往来了。 十多年后,我有一位同事是北师大心理学硕士,听她讲,北师大是中国心理学最强的二所学校之一,另外一个大概是北大。我有次在她面前班门弄斧,大谈上述几本心理学著作,她听得目不转睛,好像闻所未闻。因此,从这件事,我感觉自己这个外行的心理学水平,要领先北师大、至少领先这个北师大心理学硕士十多年。 上述几种心理学对人性的分析和解释都很有见地,读完后感觉收获很大,能更了解他人和社会。我曾经有个同事,很结巴,几乎句句不顺,可是他的电脑技术水平很高,工作很顺,在单位里颇受重用。心理学是这样解释的:口吃的起因是语言跟不上思维。俗话说,言为心声,说话快慢是大脑聪明敏捷程度的表现,比如年轻人通常说话快,老年后就变慢了。口吃者的说话通常很快,这意味着他们很聪明,但是头脑的思维速度更快,语言追不上而造成口吃,这意味着他们可能比一般人更聪明。 如果你是结巴,要记住,你不仅最聪明,并且还最多情,当你对一个姑娘说:“我最、最、最、最、最、最……爱你!”时。

Posted in 3. 我的读书史 | Leave a comment

3.7 大学:科学基于假设?

平面几何中有几条“公理”,比如两点只能画一条直线。记得课本说公理就是不必证明的定理,就是说也是真理,从解题的角度看,所谓公理和定理没有什么不同。 大学时,不知看了些什么资料(应该不是中国人写的),受到强烈刺激,对中国的数学课本勃然大怒。资料上说,平面几何的“公理”实际上是假设,平面几何中的所有定理全部可以由这些假设推导出来。就是说,平面几何这门科学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 平面几何又称欧几里德几何,大学数学系有一门课程是非欧几里德几何,它建立在与平面几何相反的假设之上,例如“两点之间可以画多条直线”。 非欧几里德几何由一个俄罗斯数学家建立,刚提出时受到全世界科学家的耻笑,后来在太空中证明了他的理论,因为在那里,两点之间确实可以画多条直线。 可是在我的几何课本中,却用“公理”来代替“假设”,相当于把“如果我是爱因思坦”和“我是爱因思坦”等同起来,如果那位俄罗斯数学家和我学一样的书,他永远创立不了非欧几里德这们学科。 记得在罗素的书上获悉,整个数学实际上也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之上,他提出的罗素悖论就严重动摇了数学基础。 以后慢慢地才体会到,很多科学包括社会科学都是基于几个假设或者几个论点,这种假设或者论点刚看起来可能很荒谬,例如“两点之间可以画多条直线”,但是谁也不能担保,有一天胡说八道的东西会成为科学。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科学思想,我知道的太晚了,但相信还有很多人,甚至是中国“著名”的科学家、教育家也未必清楚地了解,否则为什么把假设当真理写进课本里,把“如果我是爱因思坦”和“我是爱因思坦”混为一谈?

Posted in 3. 我的读书史 | Leave a comment

3.6 大学:最喜欢的3个作家-莎士比亚、梅里美、平托上校

在中学,就已经树立了不读当代中国作家小说的坚定信念。虽然喜欢古文,可读起来吃力,如外文一般,所以可读的小说只剩老外了。  大学最喜爱的作家是莎士比亚,把他的全集看了几遍,感觉作品的最大特点是充满哲理和名言妙语、机智幽默,再配上华丽的词汇,是任何其他作家无法媲美的。 法国作家梅里美的主要作品是短篇小说,作品富有激情、正义感和男子汉气概,我也阅读了多遍。梅里美的名字可能不为很多人熟悉,但是一定知道著名的歌剧《卡门》,它就是根据梅里美的同名小说改编的。这本书可能能让读者成为一个正直的铁汉,所以我劝中国人不能看它,因为在中国,正直的人一般比“弯曲”的人活得差。 第三本看了很多遍的作品是平托上校的《我的反间谍生涯》,作者是荷兰人,二战时为盟军的反间谍领导人,严格说来,不算是作家。作者的体力和智力十分了得,曾经获得过欧洲的业余拳击冠军,精通很多国家和地区的语言和方言。书中讲述了他抓间谍的故事,情节曲折精彩,比杜撰的福尔摩斯故事更引人入胜。作者说,他抓住了所有在英国或者企图进入英国的间谍,根据是在二战后,没有一个德国间谍写出一本《我在英国当间谍》的书。 吸引我的除了精彩的情节,还有书中对人性的关怀和思索。例如,作者认为没有人能够忍受纳粹的严刑拷问,故要求情报人员在被捕后,如实招供,至少是供出一些不重要的情报以蒙混过关。当时看到这感到很震惊,因为我以为好人就像电影中的共产党员一样,应该是宁死不屈的,怎么能建议甚至鼓励当“叛徒”呢? 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漂亮女间谍的故事,她被捕后当了“叛徒”,为德国人工作,但是没有给地下组织造成破坏,在德国人败退时留下来,把掌握的机密档案交给了盟军。但是她没有能够在解放后免于坐牢,由于她爱过几个德国军官,还坦承感情真挚,就被当作叛徒审判。作者经过调查和审讯后,认为她不是叛国者。他认为,女性的特点就是重感情轻理智,多半不计较男人的政治立场,而纯粹会被所谓的男性魅力吸引,这就难免是非不清。由于这个原因,作者不赞成女性从事危险的间谍活动,她们很容易爱上英俊潇洒的敌人,甚至因此叛变,作者了解很多这样的例子,但是他不歧视妇女。 作者认为,就这位女间谍来说,她还能成功地把感情和理智分开,没有因为爱情而叛国,特别是在德国人败退时,没有和她的心上人一起逃跑,足以证明其清白。作者曾经竭力帮助她,希望她能被释放,好象最终结果连作者也不知道了,也许因为作者的官衔不太高。作者认为她的麻烦就是不该爱上敌人,无论如何,在一般人看来,跟敌人睡觉的女人怎能无辜? 最初我是从图书馆中借读该书,也许是由于它对人性的描述和分析太精彩了,后来又从书店里买了一本。这是我目前为止,唯一购买的小说类书籍。在我阅读和购买该书的10多年后,富有品位的《读者》杂志上刊登了几篇该书中的故事,其中就包括上述多情女间谍的坎坷经历。 顺便说一句,《读者》一度是我喜爱的杂志,上面的文章很多为老外所作,以后国内作者的文章增多了,我就把它列为“禁书”了。 大学期间看的最多的是侦探类小说和名人传记。有名的侦探小说有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全集》和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等,几乎把图书馆中的外国侦探小说全看完了,吸引我的是侦探小说中的推理和悬念。那时图书馆中的名人传记不少,当然不看国产的。印象深刻的是法国作家莫里亚的作品,他的沙皇和拿破仑传都很精彩。 经典的文学名著看的比较少,我只喜欢看情节曲折难测、语言睿智幽默、思想深刻宏大的作品,不喜欢太多的场景描写或者心情描述。现在还能想起来看过的作品有卢梭的《忏悔录》、奥斯卡王尔德的一个作品(名字忘记了)、《简爱》、《蝴蝶梦》、《红与黑》、《三个火枪手》(是名著也许不算经典名著)、《茶花女》等。卢梭和奥斯卡王尔德的作品比较晦涩,但是象莎士比亚戏剧一样,充满至理哲言,其他小说应该说比较通俗,几乎都有影视版。 很多传统的经典名著都借回来过,最后都没有坚持读完,例如《巴黎圣母院》、《名利场》、《呼啸山庄》等。

Posted in 3. 我的读书史 | Leave a comment

3.5 大学:历史书

我的中学课本说,科学技术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在大学时,看到一本美国人写的世界简史,提出了当时觉得很有趣的观点。它说天文学是占星家发明的,他们日日仰望宇宙,就注意到了一些“客观规律”。化学是炼丹的巫师建立的,丹未煉出,一些化学反应却已经产生了,应该也不会熟视无睹吧。我认为老外的观点对,想想劳动人民天天出大力、流大汗,既要养活自己一家老小,还要让剥削阶级能过上花天酒地的生活,哪有闲功夫在下班后观星赏月,或者拿家里的菜锅做化学试验? 这本美国人的书更进一步说到,近代的科学知识如微积分、物理、化学、天文学等等,都是由教会学校培养的人建立的,因为只有教会才能办学。教会培养了很多千古留名的坏学生,例如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等,他们翅膀硬了就指责当年老师和学校教的不对。我想这些伟大的科学家不能算天天做苦力的劳动人民吧。 虽然我不读中国人的社科书了,但还是看了一本,这是大学期间唯一阅读的中国社科著作,不过,它不是新中国的作者写的,而是写于解放前,所以觉得很好奇,想看看国民党时代的人怎么描写当时的情况。 书中应该有一些与我的中学历史课本相同的事实,现在已经记不得是哪些了,也许人对相同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印象,对反差很大或者互相冲突的事实和观点反而记忆深刻,目前只记得书中讲述的三件大事。 第一件是国民党也进行了和共产党相同的土改。国共分裂后,共产党从没有一兵一卒,很快发展到拥有几十万的武装力量,靠得就是土改,这样就能使农民支持自己。毛泽东认为中国的问题就是农民的问题,掌握农民就掌握了中国的命运,中国革命最后的结果证明了他的论断。 可是在中学,历史和政治课根本没有提到国民党的土改。我相信这是真的,共产党的成功足以让国民党采取相同的对策,不能再与占全国绝大多数人口的农民为敌了,否则必然被推翻。可惜,国民党的土改因为日本1937年全面侵华而被迫终止,此后中国一直战乱不断,国民党再无机会争取民众,终于败走台湾。多年后,从其他资料上获悉,国民党到台湾后干的第一件事情,还是土改! 第二件事情是国民党在与共产党分裂后,继续北伐,并统一了中国。在我的历史课本中,当时是这样描写的:北伐因为分共而失败,以后多年,中国都是军阀混战。现在明白了,军阀混战实际上就是国民党企图统一中国,与那些不听“国民政府”号令的军阀例如东北张学良之间的战争。我的历史知识很匮乏,因为没有很多我想看的书,现在依稀记得,张学良“易帜”,即宣布忠于国民政府、升起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标志着中国的统一。 第三件事情是中国的经济在30年代获得了很大的发展,时间大概是在国民党北伐统一中国后,那时共产党也受到重创,红军被迫长征,最后被压缩到陕北的一小块贫瘠土地上,已经不对国民党构成重大威胁。此时,全国已经基本没有内乱,政治和社会稳定,国民党又一直实行市场经济政策,所以经济发展很快,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这不和现代中国很相似吗? 当时仍然有外患,即日本占领了东北,还企图占领全中国。蒋介石的政策是带有投降卖国色彩的“攘外必先安内”,对该政策的出发点,现在的历史学家可能有很多说法,那本书上说,蒋介石当时是想先大力发展经济,增强国力后再与日本决战,否则必败。但是,日本没有等待中国强大起来,就发动了全面战争,战争的发展至少部分证明了书上的观点:中国确实无法战胜日本。 对于中国经济在30年代高速发展的事实,我没有在自己的历史课本中看到,对于经济发展到什么程度,也没有留下很具体的感觉。直到我上研究生后,从一本介绍解放前资本家经营策略的书中,了解到一些中国经济的实力。 这本书是经济类读物,不是政治或者历史书,介绍的资本家“事迹”,很多都是30年代的,部分验证了那时“社会稳定、经济繁荣”。目前记得,长江航运的老大是民生公司,控制了大部分市场,而原来基本上是“外企”,他们已经在与中国公司的竞争中败了下来。 上海最大的出租车公司也非外资,而是中国公司。书上介绍了他们的一个宣传策略。那时出租车不像现在这样满街跑着找活,而是用电话叫车。该公司特意要了一个40000号的叫车电话,打出民族味十足的广告:“4万万同胞打4万号电话”,当时中国人口4亿。 书上还介绍了很多中国“民族”企业打败外企的例子,以后看到一些资料,知道30年代上海的繁荣程度超过日本的东京和香港,据说到50年代,上海人还看不起香港和东京人呢。那时中国的很多城市都有“东方的XXX”的说法,好象上海是“东方的巴黎”,汉口是“东方的芝加哥”等等,现在中国的城市已经不配这样的称呼了。

Posted in 3. 我的读书史 | Leave a comment

3.4 中学:我的数理化高考复习资料-《日本数理化高考700题选》

在高中时,我就注意分析高考题,很偶然地在书店里买了一套日本的数理化高考题,名字大概是《日本高考700题选》,那时日本高考是各高校自己命题,全国没有统一的试卷,所以收集到的题目非常多。日本高考也是有名的惨绝人寰。  我感觉到日本的高考题的“味道”很象中国高考题中的那些分数多的难题,或者说中国的高考题模仿了日本题。日本题很灵活很难,而中国的高考复习资料多半充斥着愚蠢的计算题,比如坐标先左转多少度,右转多少度,再上下移动多少,问最后的坐标是什么,很少和真正的高考题或者日本题类似,所以高考复习期间,根本没有买一本国内的复习资料,只是把《日本高考700题选》做完了,全部是自己独立完成。就是说,如果是在日本,我肯定能考上日本最好的大学。 那时在高考前还有个模拟考试,记得当时数学考了50分,但是一点都不泄气,因为题目几乎全部是愚蠢的计算题。我对这类题(包括简单的题目)一般都漫不经心,很容易出错,不过坚信高考决不会这样出题。果然,高考结果证明我比老师技高一筹,120分的数学我考了109分,题目都会做,由于自己对简单的题目不拘小节惯了,所以猜想自己在这方面肯定失去了一些分数。

Posted in 3. 我的读书史 | Leave a comment

3.3 中学:中国文学=娘娘腔+奴才味-油盐

那么课文中的中国当代文学呢?这可以分为解放前文学和解放后文学两类。除了鲁迅,解放前作者写的文章,我的感觉就是太“文”太小气太小资,酸溜溜的娘娘腔。  例如讲包身工的文章,读起来可怜巴巴的,类似控诉旧社会的古文有《窦娥冤》,就让人荡气回肠。《茶馆》让我感觉太琐碎,鸡毛蒜皮的没劲。中学时还从图书馆借来了《红楼梦》,它大概位列中国四大名著之首,看了几十页就放弃了,太小资了,连女人穿的鞋子也能写上大半页纸。 朱自清的《河塘月色》好像是所谓的中国文学代表性散文,里面有不少“淡淡的、蓝蓝的、浅浅的”之类的娘娘腔,醋熘文学的典范。当老师在课堂上声情并茂、阴阳顿挫地朗诵时,我一想起一个5、60岁的老头子坐在荷塘边,奶声奶气地发出“淡淡的、蓝蓝的、浅浅的、柔柔的、绿绿”的声音,就酸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最后赞美荷花,把荷花比作高洁的人品时,我莫名其妙:好好的写景,怎么突然扯上人品? 老师解释说,荷花是中国酸菜文人最喜爱的花之一,原因是其出污泥而不染,经常原来比喻人品,这种写法叫借景抒怀。我倒觉得用荷花比喻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更确切:表面看到的叶子和花瓣个个冰清玉洁,看不到的根部全部深深没入污泥浊水中。 通过歌颂某个物体来歌颂某种美德的课文还不少,记得有一篇赞颂其貌不扬、普普通通的白杨树的著名文章,名字好像叫《白杨礼赞》,一个跟人压根不是一个品种的破树,作者能从中挖出一大堆人品,比如说这个树很直很硬,象征共产党员很正直很坚强,不贪污不受贿,成吨的金钱美女手铐脚镣都压不弯之类。 大概是受类似课文的影响,有同学写了篇赞美抹布的作文,从脏兮兮的抹布里也挖出了不少好人品,夸抹布有脏了自己、干净别人的美德之类。老师把它作为范文在班上朗读了一遍,最后的评语是:写得不错,只是别用抹布这种东西做比喻了。 最恶心我,自然也是最让我记忆深刻的课文,是一个著名(也许是最著名的)散文作家写的两篇文章,记得这位作家姓杨,确切的名字记不得了,现在也不想去查。 学他的第一篇文章是泰山游记。文章说,他听说泰山日出非常美,一直很向往,一次终于有机会去爬泰山了。向导是个老农民,非常健康又健谈,一路上不停地给他唠叨泰山美景。最后终于到了山顶,结果大概由于云太多,没有看到日出,他很失望,但是偶然往山下一看,看到了一片片绿油油的农田,呈现出社会主义大生产的繁荣景象,马上激情万丈,叹道:这不是比泰山日出更美吗?学完这篇课文,总觉得作者有点神经病。 老师后来介绍了课文的历史背景,说文章写于新中国最困难的3年自然灾害时期,这样的文章难脱粉饰太平之嫌。老师还介绍了作者最后的“下场”,说他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听到这,当时自己还有点幸灾乐祸。 不幸的是,以后又学了他一篇游记,讲他坐船去蓬莱看海市蜃楼。出发前,也是听说海市蜃楼多么妙不可言,非常向往。向导虽然换成了老渔民,但同样健康也健谈,一路上同样也是不停地唠叨海市蜃楼的美景。最后终于到了蓬莱岛,结果同样运气不佳,也同样没有看到那向往的美景,正要失望时,同样非常“偶然”地看到了海面上船帆点点,呈现出社会主义大生产的繁荣景象,激情同样马上高涨万丈,同样叹道:这不比海市蜃楼更美吗?这篇文章同样写于3年自然灾害时期。 中学课文是代表中国最高水平文学的典范之作,这位中国著名作家2篇几乎一样的文章能名列其中,说明中国现代文学最高水平就是奴才文学+醋熘文学罢了。当然,解放前只有醋熘文学。 这些文章彻底让我倒了当代中国文学的胃口,从中学到现在,我就再不看中国现代作家的作品了,毛泽东和鲁迅的文章除外,但只是在中学毕业前,上了大学就不看了。  我喜欢鲁迅的文章,感觉思想深刻,风格犀利,以后才明白,这是因为他看透了中国人的劣根性,以后柏杨等人的著作也是这样。 从小学开始我就喜欢毛泽东的文章,虽然论述的都是“枯燥”的革命道理,但是通俗易懂生动大气,既有文学家的文采,又有伟大领袖的风采,不像其他文人那样用很多文绉绉、酸溜溜的形容词,毛泽东的文章中还有一种藐视一切权威的霸气,例如称美国为“纸老虎”,生猛的成吉思汉不过“只识弯弓射大雕”。 有次偶然想到鲁迅和毛泽东的共同点,我认为,他们的内心都深刻地了解中国人的本性,不同之处在于,鲁迅只说不做,成了作家,毛泽东只做不说,成了一国之主。 中学的古汉语文章多数给我留下了好的印象,例如《岳阳楼记》中发自肺腑的忧国忧民之情,《出师表》中的真知灼见,还有曹操气壮山河的诗篇等,曹操文章的气势和老毛很像。 洋人的文章令我耳目一新,最吸引我的是幽默,例如马克吐温的作品。现代中国人的文章基本上没有什么油盐,都是白菜炒白菜,或者白菜炒萝卜,最多加点醋。

Posted in 3. 我的读书史 | 1 Comment

3.2 中学:最厌恶的书-政治、历史

小时候,从来没有怀疑过课本的正确、权威和公正。由于《PSSC物理》暴露了的中国政治和历史课本中的一个偏见,令人自然而然地开始怀疑课本中的其它“真理”。如同一个以前一直被认为品德优良的人,如果突然发现他偷了一件东西,会被理所当然地追问这是否是唯一的一次。  政治课上讲到,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根据之一是资本家和地主必然会将人民压迫到造反为止,当时就很纳闷,资本家和地主就那么蠢,不能对人民好一点?可是书上又说,资本家和地主确实会给人民点好处,但是剥削的本质不变,所以还是会被人民推翻,这就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现在我们都知道,资本家和地主又象胡汉三那样“杀”回来了,据说不是想推翻社会主义,而是想为社会主义做贡献,所以受到全国各地的热烈欢迎,并且他们的头衔也换了,叫“企业家”或者“老板”了。 历史课的一个观点是农民起义推动了历史前进的步伐,可是只根据课本上的描述,每次农民起义只是改朝换代,胜利果实最后还是被地主篡夺了,并且每次都是这样。当时就想,怎么人民这么蠢?多年后,我偶然胡思乱想时,突然觉得历史课好像在胡说。以中国为例,清朝的中国和千年前秦朝的中国相比,有什么本质的进步?即便按照历史课上的资料和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力生产关系的论述,任何人也看不出来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在明显地进步,甚至政治和历史课本也明确地说,中国封建社会长期出于停滞状态。那么,农民起义推动历史的发展就纯粹是胡扯,如果不想用谎话这个词的话。 有次我和大学同学聊天时,他也给我说了中学时自己的困惑。历史或者政治课本上说,文字是人民创造的,最后被统治阶级窃为已有了,人民反而不识字了。当时他就感到这个观点的逻辑有毛病,难道自己创造的文字能被别人抢去,自己反倒成了文盲?

Posted in 3. 我的读书史 | Leave a comment